刷学渣不刷人渣

这几天刷视频,复旦打老师的短视频不少,今天看那学生的潜在下家已经跟他切割了。
春节期间跟媳妇聊天的时候,学到一个新词,叫刷学渣不刷人渣。
不管高考还是考研,只要是考分制,刷学渣同时自然也能顺带刷几个人渣的。但要是申请制,可就不好说了。
估计打人的不知道这个词,现在可能跟小品《主角与配角》里的叛徒一样:我要是再咬咬牙……不就挺过来了嘛!
咬咬牙,忍一忍,三年后我就可以打北大的老师了,那不更有面!

夏至进补

今天夏至。
做完早八的早餐,就盘算:是按小子他奶奶那边的风俗吃凉面,还是他姥娘那边喝羊汤。
最初按经济账决定吃凉面,谁想小子愁眉苦脸回来,说肚子凉着了想吃热的。
于是出去买羊肉,回来炖了满满一砂锅的羊肉,已经不能称为羊汤了,爷俩吃的是心满意足。

24年高考成绩倒计时

昨天跟媳妇聊天,说她也要参加招生宣传去了。这才意识到离高考成绩公布,已经没有几天了。
于是开始预测新开专业的录取分数线,顺手打开自己的高考数据库,查看了一下去年山东的录取情况。
去年只是把数据简单录入了,并没有怎么看,现在一看,张大拿真是名不虚传,山大垫底五人组大变样,他咋不早说三年呢。
顺带聊到报考那灵魂八问,怎么感觉有些像相声里面那“桃园三结义孤独一枝”呢?

名字印上出版物

今天点校古籍的时候,微信上薛老师来信确定我的姓名,告知前段时间帮忙整理的陈祖德先生对局集要出版了。
活过大半辈子了,还真没想到过,自己的名字会印在出版物上。虽然只是以打酱油的身份。
最初整理陈祖德棋谱,是差不多两年前的事情,封闭在家干事总比不干强,春节期间又忙了阵,干着干着这事情也就成了。
也许很多事情,只要干还是能成的。

芒果很黄,又吃倒一家

晚上媳妇发来图片,说在跟朋友去融创茂吃芒果很黄的时候,发现店铺关门易主了。
又被我们吃倒了一家。
按照我总结的关门规律,这店关门是有前兆的。
这个店就在老板恋上鱼隔壁,生意却一直冷冷清清。清明节假期回家当晚,先照例到老板恋上鱼吃了一顿,然后溜达到芒果很黄吃他家最有名的芒果冰。结果端上来那一大盆,满满的都快溢出来了。
因为少了一个主力,我们四个最后没吃完就仓皇而逃了。路上还讨论:这店怕是没顾客,把库存全给我们上了。
现在看,那时已经是彻底清库存了。

酷暑提前

昨天坐公交回家,本想选择一个转车少的线路,谁知道同样解放桥北站,不同公交车次居然距离有一站路之远。
走在强烈阳光下,感觉周围一切都白茫茫的,路上人影都看不清了。
去年也是这个时间两地来回,温度可没有这么高啊,整整提前了半个月。
想想去年那恐怖的温度,今年可怎么办啊。

端午节,高考结束日

这几天精神放松,日子也就过得糊涂,直到下午经提醒吃艾叶鸡蛋,才意识到今天是周一,正宗的端午假日。
端午假日结束了,高考也结束了。
小子从考场甩着肚子跑出来的样子,依然清晰,但感觉这三年怎么那么漫长。
高考结束到出分,考生们只能等待命运的安排。但那以后,命运还是掌握在他们自己手里。

高考碰上端午

下午回家路上经过附近一所中学,看到校门口的护栏已经设置好,后天就要高考了。
今年高考正好赶上端午节,儿子他们并不放假。据说高考期间大学不放假也是传统,不过,大学也分年级,要是找大三学生替考,估计是自投绝路。
对家长们而言,高考赶上长假,也不至于请假,上班的也不用分神,倒是好事。
祝好运。

俄罗斯方块机快乐源泉

从网上买的俄罗斯方块机到了,虽然比我三十年前扬威宿舍楼的正版Gameboy差不少,但技术进步,也能流畅玩了。
起买这个俄罗斯方块机的念头,是61前跟蹭节日的小子吃肯德基的时候,他选了一款赠送玩具的套餐。
而之前玩过的俄罗斯方块机里面,最接近Gameboy的,就是很多年前肯德基套餐赠送的。
虽是赠品,但做工不错,而且游戏是通过插卡来玩的,就是接触差一下,他爷爷玩的时候,时不时要用手拍一下机器,保证游戏正常运行。
估计受奶奶的灌输,儿子对爷爷玩游戏也颇为不爽,一次眼疾手快地把游戏卡从机器上拔出来,还义正辞严地说道:不要影响我爸爸学习。
那是这一生中最快乐的时期了。

专业壁垒总是存在

最近整理古谱,这落到纸面上的,跟发到网上的不一样,真是不一样,一句一字不容有错。原先只是爱好而已,错了就错了,发现了就改,发现不了就那样了。
最后还是买了一本手册作为参考,翻看起来,发现很多古文知识都还给高中老师了。
今天视频又看到张大拿讲专业壁垒。这文科怎么就没有壁垒,或者很低了,正儿八经学四年积累的知识,是非专业不能比的。这就像专业与爱好水平比拼一样。
当然,四年不学混日子那就不提了。那不是壁垒高低问题,是开门揖盗了。